返回

異世:夫君很美很壞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6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煉獄把手伸給了遲雪,遲雪猶豫了一下,最終把手遞了過去,兩手緊緊握在一起。煉獄大人的手很冷,就像一塊冰,遲雪忍不住用另一隻手,將他的手包了起來。

煉獄淡笑,牽著她的手往回走,經過女人的麵前時,煉獄也冇看她,隻是丟給了她幾句話,“夢女,這已經是第二次了,我不希望還有下次。”

遲雪被煉獄牽著踏上了小路,她回過頭,看到了夢女眼裡的淚,有那麼一刻,遲雪覺得她很可憐,她應該也愛著煉獄大人吧?

月光出奇的明亮,遲雪癡癡的凝望著煉獄的側臉,傻傻笑了。兩人手牽手,不知不覺走到了村頭。遲雪閃身,擋在煉獄的身前,她身子本就嬌小,這樣立在他身前,就像一個大人與小孩,遲雪莫名的感到自卑,想想那個夢女,一張臉美得不食人間煙火,還有身材,不隻是高挑,還凹凸有致,穿的更是惹火,與之一比,她實在太平凡了,“煉獄大人,你為什麼不喜歡那個夢女,遲雪覺得她好漂亮。”

煉獄靜靜的看著她,溫柔的說道:“你比她更漂亮。”

睜著眼睛說瞎話,遲雪知道,他隻是哄她開心而已,不過,她真的很開心,想想煉獄大人這麼寵愛她的妻子,怎捨得害死她,這其中必有隱情,“煉獄大人,你不是故意殺害自己妻兒的,對嗎?”

煉獄摸著她的頭,淡然說道:“遲雪,你跟她不一樣,你會指責我,還會私自逃跑,她不會,她什麼都順著我,我說什麼就是什麼,她從來不會反駁,不高興的時候,也隻是小小抱怨一下。她的眼裡隻有我,若是我離開,她的世界就崩塌了,可惜我明白的太晚了,一切都無法挽回,無法挽回。”聲音越說越低,話語也越來越飄渺。

遲雪見他傷心,心頭一酸,“煉獄大人肯定很愛你的妻子?”

煉獄瞧著她可愛的臉龐,“我對她,更多的是一份責任,他是我的妻,我有責任愛護她。”

遲雪歪了歪頭,盯著他的眼睛,“不愛麼?”

煉獄強調了一句,“隻是一份責任。”

不愛?遲雪莫名的有些歡喜,如果煉獄大人很愛她的妻子,她怎麼跟一個死人爭,“既然不愛,為何還要娶她?”

煉獄有些為難,他能說,他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嗎,他能說他穿越過來就已經有妻子了嗎,“身不由己。”

遲雪對於這四個字半信半疑,“那煉獄大人愛誰?”

“我本無心。”煉獄不想再跟她繼續這個話題,“遲雪,每個人都有過往,也是無法改變的,你若無法接受我的過去,我認你做妹妹如何?”

“不要做妹妹。”遲雪搖著頭,“煉獄大人不是說過嗎?過去無法改變,遲雪要的是現在與將來,遲雪不願做任何人的替身,但也不會放棄煉獄大人,也請煉獄大人不要將遲雪看做她人的替身,如果是因為這張臉,遲雪寧願不要——”說著一隻手朝著自己的臉狠命抓去,因抓得狠,指甲在臉上劃出了一道道血痕,觸目驚心。

煉獄急忙抓住她的手腕,眼中的震驚無法言語,無上居然還說她們的性子很像,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,雷曼性子柔弱,而遲雪則烈,也狠,小小年紀,就如此這般,長大了,卻有點可怕,“遲雪,以後不要在我麵前做出這種舉動,我很不喜歡,還有,記住了,如果不是你這張臉,我根本不會理你。自殘的行為,在我看來是最無知的。這本就是個吃人的世界,一不小心就葬身了,你如此不愛惜自己,就算我救了你一次兩次,難保救得了第三次。”

被討厭了嗎?遲雪的心好涼,臉上也是火辣辣的痛,眼淚控製不住的往下流,沿著傷口,更是痛得難受,“煉獄大人,我的臉好痛。”

感覺煉獄大人的嘴觸到了她的臉龐,伸出舌頭****著她的傷口,癢癢的,是了,上次也是這樣,然後傷口就複原了,煉獄大人的口水可以複原傷口?

遲雪被他迷人的氣息熏得暈暈沉沉的,突然脖子上傳來一陣刺痛感,原是煉獄無法忍受她血液的誘-惑,屬於吸血鬼的尖齒刺進了遲雪的脖子,一雙冰藍色眼瞳此刻變得血紅,很快,這種誘-人的紅便褪了去,又恢覆水晶般的冰藍。

“煉獄大人,你在乾什麼?”遲雪聲音有些顫抖,煉獄大人居然在喝她的血,她的血,一時無法接受,暈了過去。

再次醒來,又是一個大天亮。

遲雪迅速起身,摸向自己的脖子,果然有兩個小血洞,煉獄大人喝血,難道他是血族的?

正想著,煉獄進來房間,手上拿著一套精美的禮服,領口袖口均點綴著秀氣的花邊,服色整體純白,就如同她的名字一般,遲雪見此,將煉獄喝血一事拋在了腦後,“煉獄大人,這是送給我的嗎?”

“嗯,來,看看合身麼?”煉獄欲幫遲雪換上,遲雪紅著臉拒絕了,“煉獄大人,我自己來就行了,你先出去吧。”

煉獄莫名的笑了一下,起身離去了。

果然,纔到門口站了一會,就傳來了遲雪焦急的呼喚,“煉獄大人,快進來,幫幫忙。”

煉獄進來一瞧,不禁笑出了聲,隻見遲雪的頭髮居然跟裝飾的銀鏈子絞在了一起,兩條白嫩嫩的腿暴露在外,隱隱約約還能看見平坦的小腹,“煉獄大人,不要隻是看著,快幫幫忙,這什麼衣服啊,怎麼穿都不對。”

在煉獄的幫助下,總算是穿好了,遲雪大呼了口氣,“鏡子呢,鏡子呢?我想看看好不好看?”

煉獄伸手一點,虛空中出現一麵幻境,鏡中的遲雪黑黑亮亮的短碎髮,大而水靈的黑色眼瞳,圓圓的臉蛋,水嫩的肌膚,配上兩個小酒窩,帶點笑容,格外的甜美,潔白的禮服更是襯的她清純可愛,像一朵純淨的白蓮,“煉獄大人,謝謝你治好了我的臉,我錯了,我不該…。”

煉獄揮手收去了幻境,輕聲與她說道:“我說過了,你與她不一樣。“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