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福滿兒許毅福寶小錦鯉:帶著全家旺翻了小說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252章調包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福滿兒他們的馬車繞了一大圈以後,又回到了原地。

這下子不止是福滿兒,連車伕都冇辦法了。

“我們進來的時候是劉媽媽指的路,現在劉媽媽不在了,我實在是找不到路出去。

車伕縮著脖子小聲辯解著,生怕一不小心又挨一頓揍。

福滿兒不想揍他了,乾脆一記手刀又把人給劈暈了,又揮了一下馬鞭,馬兒甩著蹄子就往前走。

\"小姐。\"雙喜不可置信的看著癱軟著倒下來的男人,她們可是好不容易纔把人給弄醒的。

福滿兒甩了甩手,有點疼,“用不著了,咱們不要用馬車了,目標太大,我怕那些人發現我們。\"

話音剛落,福滿兒就聽到不遠處有馬蹄,車輪聲傳過來,“走。\"

她一把將還冇有反應過來的雙喜往旁邊的屋子裡一躲。

“小姐,是抓我們的那些人。“透過門縫,雙喜看到了領走騎馬在前的那個男人。

他們這一行人很是匆忙,不過是頃刻間人就離開了,“他們不會是發現我們不見了,出來找我們了吧?”

雙喜的擔心不無道理,可是這巷子裡七拐八繞,不熟悉的人還真的是冇有辦法逃出去。

福滿兒又朝外麵看了一會兒,最後下了決定,“雙喜,我們先躲起來吧,等天亮就好了。\"

夜裡不好燃起火把,不然很容易就被髮現,等天亮了,至少還能看得清外麵的路。

雙喜和福滿兒就躲在了這間小屋裡,為了不讓人發現,兩個人還鑽進了破舊的櫃子裡麵。

以至於聽到外麵來來往往的腳步聲時,兩人都以為是金彪等人在找她們,大氣都不敢出一下。

實際上這群是許毅他們,發現那些混混已經轉移地方以後,許毅就讓大家分頭去找,看能不能跟上他們的步伐。

\"路生,這釵子我好像在楚家小姐頭上看到過。\"曹子軒還在思考這支釵子,“可是這釵子怎麼會在這裡呢?\"

“你確定是楚家的?“路生舉著釵子向曹子軒確認。

這個時候曹子軒又不敢確定了,“我也是模糊的記得,這釵子是玉廊閣的新品,數量不多,我記得楚家小姐,還有齊家夫人也有一隻。”

\"我去跟師兄說。路生也不等曹子軒細想了,楚家跟許家有過節,說不準,這件事情跟楚家真有什麼關係。

\"師兄。\"路生朝許毅走了過來,曹子軒緊隨其後,“這支釵子有可能是~\"

“楚依依。“還不等路生說完,許毅嘴裡突然冒了一個名字出來。

\"你怎麼知道這釵子是楚依依的?“曹子軒震驚的看著許毅,他自己都不敢確定呢許毅這才抬起頭看向二人,“什麼釵子,我是說這香味。\"

他身邊接觸的女子並不多,即使是用香的,都是淡雅的香,像這種濃烈而嗆鼻的香味他就隻在一個人身上聞到過。

“師兄,這支釵子很有可能是楚依依的。“路生連忙補充道。

這說明瞭什麼,“是楚依依綁架了滿?然後冒充綁匪去你家要贖金?\"曹子軒分析道。

\"可是這釵子怎麼會在那稻草裡麵發現的呢,楚依依不會還好心的陪著滿兒他們一起坐在稻草裡麵吧。”

這是曹子軒想不通的地方,許毅看著釵子也陷入了沉思,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。

\"少爺,少爺,我們找到一輛馬車,還有一個昏迷的人。”

金彪他們要去地方並不是很遠,這次是在一個院子裡,不同於上一個地方,這裡到處都住滿了人。

“都小聲點,彆點火把,彆吵醒周圍的人。\"金彪低聲說道。

兩個手下從車廂裡扛了人出來,剩下的一個人牽著馬車去了後院,金彪最後。

他左看右看,確定冇有看到任何身影以後這才進院子把門鎖上。

大家把各自的事情做好以後這才聚集到正屋裡去,“大哥,要不我去許家看看,把小武找回來。\"

金彪橫了他一眼,“怎麼,你想去找死?\"

那人被噎了一下,“就這麼不管小武了啊?\"這幾個人雖然不是親兄弟,但是待在一起時間長了,難免還是有了一些感情在。

“怎麼管,現在許家人說不定已經發現我們了,我敢說,要是我們再晚走一會兒,現在就落到許家手裡了。\"

金彪何嘗不想管兄弟,可是眼下他們四個人,跟許家比起來,那就是以卵擊石。

“早知道就不要那贖金了,還把小武給搭進去了。\"有人賭氣的嘀咕道。

金彪冷笑一聲,\"彆給老子來這套,我開始問的時候你們一個個怎麼說的,都說好,現在小武出事了,你就說早知道。”

“早知道有個屁用啊,想找小武就出去找,老子冇攔著你。”

“膽子不放大,還怎麼搞錢。\"

金彪脾氣是個火爆的,怒眼圓睜,看得大家都不敢說話了,有人勸道。

\"大哥說得是,咱們就不要想那麼多了,等風頭過了,再打聽打聽小武的時候,到時候把他找回來,咱們一樣的做兄弟。\"

有人在中間緩和,氣氛要稍微好了一點,“我說你剛剛扛著那許家千金,跟哥說說,那感覺怎麼樣。\"

“喲,這抗過女人的就是不一樣,這身上香的,你們聞聞。”

有人一打科插諢,大家都開始胡亂說起話來。

金彪想起那個黑袍女人說的話,像許家這樣的千金小姐,他們這些人估計一輩子都冇有染指的機會。

本來為了那一萬兩的贖金,他是不打算去碰那兩個丫頭的,但是現在小武冇有回來,這錢能不能拿到還另說呢。

“雇主說了,許家的小姐留條活命就可以了,今天兄弟們都辛苦了,等會兒就犒勞犒勞大家吧。\"

“看看這千金小姐跟窯裡的姑娘有什麼不同。”

金彪下流的話一說出來,身旁的人都忍不住了,一個個垂涎著臉說,\"大哥,真的啊?\"

“我還能騙你們不成。“金彪說著也覺得心癢癢。

“他孃的,老子剛剛扛著人的時候就受不了了,我還悄悄捏了一把那女人的屁股呢,軟乎乎的。”

“你他孃的怎麼捏著的是軟的,老子捏的那個怎麼硬邦邦的,捏都捏不起來。”

“哈哈,你抗的那個是丫鬟,跟小姐能比嗎?”

\"老子抗的那個多香啊,我聞著都覺得命都要冇了,大哥,你聞聞,我身上都是那個女人的香味。”

金彪架不住小弟把肩膀湊過來,他一聞就覺得好香,“真他孃的香。

隨即他臉上的笑就僵住了,不對,這香~這香味怎麼跟那個雇主身上的這麼像,金彪的眼皮子開始跳了起來。薆荳看書

他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,“大哥,你乾嘛去?\"

幾個小弟還在說葷話呢,看到金彪突然走了出去,大家也急忙跟上。

金彪把鎖上的門打開,朝身後喊了一句,“火把拿過來。\"

小弟們看他急切的樣子還打趣道,“大哥這麼猴急,還是大哥會玩,要點著火把來金彪懶得理睬他們,奪過火把,朝著屋裡走進去,燃燒的火把一下子把漆黑的屋子照亮起來。

大家順著金彪的目光看了過去,一瞬間大家都傻了眼。

\"這~\"

許家小姐呢,躺在地上的兩個女人是誰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