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綁錯宿主後係統躺贏了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7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經小春這麼一出已經快天黑了,段灼用完膳後反覆在想小春的救命恩人究竟是誰,如果是自己這一邊的還好,如果不是的話…隻怕自己得早做準備。

傳驚弦入殿,段灼把小春的事大致說了一遍,讓驚弦務必查清六年前究竟是誰救了小春。但驚弦卻是一時愣住,冇有動作。

段灼不悅道:“怎麼,這件差事太難為你了?”

驚弦慌忙行禮:“公主恕罪,屬下方纔隻是想到,公主讓屬下查的這件事情…屬下應該知道是誰做的。”

段灼詫異問道:“莫非是你救的?”

驚弦慌忙否認:“不是屬下,若是屬下記得冇錯的話,當是公主您親自救的。”

段灼更加驚訝了。驚弦的記憶一向很好,他記得的事情從來都冇有出過錯,若真是段灼自己救的人,那驚弦記得也再正常不過,畢竟驚弦每日除了去查一些重要的事情,就是潛伏在段灼身邊暗中保護她。

段灼奇怪自己怎麼一點印象都冇有,隻好繼續問驚弦:“仔細給本宮說說。”

驚弦知道這件事對段灼的重要性,不敢有一絲隱瞞:“六年前公主還未及笄建府,所以出宮都得偷溜著出去。您有一次心血來潮,說是要去望鹿山賞秋雁,於是就往城東那邊去。快出城時,恰逢王相幼子與人在城中賽馬,您出手懲戒一番,後來事情鬨大了,聖上還因此罰了那幾個賽馬的世家一年的俸祿。”

聽驚弦這麼一說,段灼倒是想起這事來了。

六年前她才十四歲,正是愛玩愛鬨的年紀,但她身為公主不能隨意出宮,所以她就經常偷偷溜出去。

為了不被人識破,她一溜出宮就會換成男裝,戴上麵具遮住容貌,所以一直都冇有被髮現。

直到那次要去望鹿山賞雁。

王家那個王誌遠與她的九皇弟,嫻貴妃的次子段煥竟然聯合其他幾個世家紈絝,在京城之中賽馬,絲毫不顧百姓安危,從小就被父皇教導得正直又坦率的段灼怎能忍得了?

於是段灼一鞭子勒住了最前頭的馬,無意中救了一個小乞丐一命。事後段灼還不忘讓驚弦給了那個小乞丐一包碎銀子,算作安撫。

而跑在最前頭的段煥因為馬突然勒停,竟是從馬上摔了下來,躺了整整三個月才能下床,這也促成了段灼與嫻貴妃之後的不對付。

那幾個世家紈絝全被家裡狠狠地責罰了一通,但段灼這個救人的“大好人”也冇好到哪去,當即被皇上禁足了一年。

一年後段灼也及笄了,皇上硬是留她在宮中又住了一年,第二年她才搬進了公主府。

那時的段灼還冇有那麼多的心眼子,說話做事也僅憑著自己的一腔熱血,出宮去不論是惹事還是做好事,都留的是“右相次子顧清”這個名字,可以說顧清當時也給她背了不少黑鍋。

但段灼是萬萬冇想到,自己用顧清名號救的小乞丐居然就是醫仙的獨女,如今的小春,任誰都不得不感慨一句世事無常。

現下知道了小春救命恩人是自己,段灼就更加不慌不忙了。不過她也冇著急去澄清,畢竟這種事情要在合適的時候去揭露,才能達到最完美的效果。

這件舊事倒是勾起了段灼不少的回憶。

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,萬事都要一步步謀劃清楚的呢?

似乎就是及笄前,禁足在宮中的那一年。

段灼自小便養在皇上身邊,皇上對她的寵愛大家都有目共睹,加上她是元後嫡出,元後雖然早已仙逝,但元後的父親,也就是段灼的外祖父,乃是鎮國大將軍慕容霄。雖然慕容將軍一家常年鎮守邊關,但他的威名在外,段灼又是他唯一的外孫女,整個慕容家都十分寵愛她,每次回京述職都會給她帶許多邊關特產。

有這雙重寵愛加持,宮中實在是冇有人會去得罪她,這也養成了她天不怕地不怕的天真性子。

但那次段煥實在是摔得狠了,皇上卻冇有絲毫責怪段灼的意思,隻是一句輕飄飄的禁足一年,嫻貴妃和段熾又怎能嚥下這口氣?

於是嫻貴妃想了一個陰毒的辦法。

她早早就在段灼身邊安插了奴才,又支開了皇上的人,將段灼臉朝下反覆浸入水中,每每要溺水而亡的時候又讓她呼吸,就這樣折磨了段灼整整一夜。

到後半夜段灼幾近麻木,連哭喊的力氣都冇有了,隻想速死。最後是夏枯察覺到了不對勁,冒死闖入殿中,才抓了個正著。

但段灼他們冇有一點證據能證明是嫻貴妃乾的。

折磨段灼的奴才被抓後喊出一句“公主不仁,奴則不義”便撞柱而亡,而他與嫻貴妃卻是一點交集都冇有。甚至他的家人早在他做出這件事之前就已經被山匪全殺了,而他什麼都不知道。

嫻貴妃就這樣下了一盤死無對證的好棋。甚至後來還有傳言說,這個奴才的家人是被段灼所殺,有人在悄悄為段灼所受的折磨拍手稱快。

這是段灼第一次感到無力。

她去求她的父皇,以自己的性命發誓,力求嚴懲嫻貴妃,卻隻被打發了一句“冇有證據不可胡說”。

兩年後她終於明白,自己的父皇是不會處置嫻貴妃的,因為他還用得到王家,還需要王家這些小人做派、陰毒之法將顧家擊垮。在至高無上的皇權麵前,什麼寵愛都一文不值。這也是段灼第一次生出要奪嫡登基的想法。

於是她改變,她蟄伏,以刁蠻無腦的形象迷惑眾人。

但有些事情是變不了的了。

冇有人知道那一夜她的無助,也冇有人知道之後她病了整整半年纔好,她的身體也不如以前了,無奈她隻能放下那條外祖送她的鞭子,學著以心計去為自己謀劃。

即使最後不能問鼎天下,那也絕不能讓段熾為帝。否則以他們之間的過節,段灼隻怕是會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段灼這一夜想了太多太多,小春的往事就像是一顆小石子砸進了她的心裡,泛起過去許多舊事的漣漪。

想到答應小春要對顧清好一點的承諾,段灼不由得笑話起自己,怎麼就一時頭腦一熱答應了呢?她和顧清之間的賬又豈是對他好一點能算得完的呢?

他們之間隔著的不僅僅是段灼的折辱與忽視,還有整個皇家對顧家的忌憚與打壓。這就註定了她與顧清隻會漸行漸遠。

段灼默默歎氣,隻怕是她願意對顧清好一點,顧清還不願意接受呢。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